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习文史 > 文史资料 > 正文

名胜古迹(十一)浮兰碑

发布人:梁平区政协 发布日期:2018/12/7 来源:区政协社事文史委 浏览:次 字号:

梁平最早的碑刻是汉代顺、桓之世所立的“浮兰碑”。《梁山县志·卷二·舆地志·古迹》作了如下详细介绍:

“‘浮兰碑’《通川志》记,梁山军、忠州两界,旧有汉刻石,署白虎夷(少数民族,即今土家族)王姓名。今其上刻汉时官属及白虎夷王、夷民等姓名,尚有可考”。这几句话是清嘉庆年修县志时县志编辑者实地考察的记叙,仍接引《梁山县志》说明浮兰碑的制作和碑文内容。

“绵州(今绵阳)李雨村云,浮兰碑即繁长张禅等题名。《舆地碑目》云:在梁山军隶。续云:一石三横(一块竖碑石三排文字),首行(直行)云:长蜀郡繁,张君,讳禅,字仲闻。其次题掾曹十人及三民姓名。次横之首行云:夷浅口例掾赵陵字进德,次夷侯九人,邑长三人。第三横,邑君三人,夷民六人。后云:‘凡世八户造’。末有四行,高出两字,题白虎二夷王及丞尉名字。最后两行及其下一横,字画差小,似是纪事之辞。惟夷王谢资数字分明,余皆不可读。”这是《舆地碑目》中所记浮兰碑刻的内容,看来也只能读出夷汉官名、百姓姓名等内容。后面是《舆地碑目》一书作者对立碑原因的推测:“东都益部郡县夷汉错居,此必蜀郡太守有德政,繁县夷人共立此碑,尊其官吏,故书之前列。”

再从其它两处资料就可看出夷人立汉碑的具体原因了。

其一《巴渝历史沿革》(“巴渝文化丛书”2004年1月版)21页载:“汉兴,巴人因功复除徭役……汉代巴人,其中以廪君后裔板楯蛮最为常见……西汉王朝复除徭役主要是这一支。”

其二《梁山县志·杂识》引《华阳国志》云:“顺桓〔汉顺帝(公元126—144年)、汉桓帝(公元147—167年)〕之世,板楯数反太守,蜀郡赵温,恩信降服……”。本书前面的历史沿革部份已介绍古代巴人的历史变迁,今巴渝的涪陵、忠县、梁平都是板楯蛮活动地区。

上面第一则文字记西汉的板楯蛮因功曾受朝廷优待,第二则文字记东汉末年,官贪吏虐,社会动荡,欺压“蛮人”,“蛮人”几次反叛太守,蜀郡长官赵温又施恩惠于“蛮人”,所以板楯蛮降服以后,立碑纪念。这就是前引《舆地志·古迹》栏末段议论的最好注释。由此可以看出“浮兰碑”距今已有1800多年历史。

现在再来探讨“浮兰碑”的位置,《梁山县志》说“忠梁交界处”,没指出具体地址,其它资料上也无记载,根据现行地图考察,忠梁交界有铁门、大观、柏家、紫照、石安五乡镇。这五个乡镇中,文化底蕴深厚的是紫照乡。因为忠梁古驿道。有很长一段在柏家、紫照的龙江、四房、陶池、油桥四村的忠梁边境通行。千百年来的古道,官来民往,这一带早已留下了文化历史痕迹。如《梁山县志》载宋代陈抟老祖在这一带的多喜山修道;白仙村、中合村的明代摩崖石刻,老屋湾的古民居等,都在古道旁边。经实地访察,这浮兰碑遗迹可能就在今紫照陶关小学河对面忠县一边、靠河岸的古道旁。这段河流,人们称它“二苗子河”(即蛮子河),也侧面证明这一带地方古时住过“蛮人”。上世纪50年代前,竖碑的岩穴和碑前几尺宽的石坝尚存,至今只剩遗址了。